拜登的税收计划

2020年11月20日 关键词: 商务贸易

乔-拜登在当选美国总统前曾表示,他领导下的政府将扭转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带来的许多税制变化。

企业税收政策

拜登建议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的基本税率从21%提高到28%,改革全球无形低税收入(GILTI)规则,并对申报收入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征收15%的最低所得税,即“账面税”。他还讨论了对有利于企业避税的司法管辖区实施制裁的相关事项,并表示支持2020年7月为制造业企业减税。

9月,他承诺将实施“严格的反倒置规定和惩罚措施",并表示他的政府将拒绝为那些将岗位或生产活动转移到海外的企业提供税前扣除和费用报销,因为这些工作岗位只是“看起来”提供给美国工人。拜登还提出了一项建议,即: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的企业可享受10%的"美国制造"税收抵免。该项抵免政策的适用条件为:企业中支付金额在10万美元以下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在美国制造业整体工资水平中的增长高于该公司COVID前的历史水平。

拜登还讨论了"10%的离岸外包税收罚金"的相关事项,即对运营呼叫中心或向美国消费者提供服务,但将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的美国公司产生的利润征收30.8%的企业所得税。

GILTI的改革

拜登表示,将改革全球无形低税收入(GILTI)制度,其中包括将GILTI的税率增加一倍,达到21%。他还表示将从第一分钱即开始适用GILTI税率(不再是超过10%常规回报率的收入部分);并根据各国具体情况分析是否适用GILTI高税收豁免政策。(目前适用于所涉收入的外国税率达到或超过18.9%的情况)。

现行的GILTI规定旨在阻止美国公司将知识产权等高收益无形资产转移到低税司法管辖区。GILTI被视为美国公司的外国收入,即美国股东拥有的受控外国公司收入中超过10%常规回报率的部分(10%旨在反映有形资产的正常收益率)。在扣除50%后,企业GILTI的实际公司税率为10.5%。

个人税收政策

拜登表示,要将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7%恢复到39.6%;限制高收入纳税人的税收减免;将资本利得作为普通收入征税,防止高收入纳税人以投资的方式延期纳税。他还提议,同样被TCJA降低的遗产税应提高到“历史标准”。最后,他表示,应该扩大对高收入者的工资税,增加社会保险费收入。

民主党的计划承诺为工薪家庭提供“显著的税收减免”,包括为中低收入者提供更慷慨的、可退还的税收抵免,给予退休补贴平等的税收待遇,以及为购房者提供更便捷的税收减免。

(来源:Wolters Kluwer全球税务研究信息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