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TPP规则解读系列报告(八)| 全小莲:竞争规则

2021年10月13日 关键词: 商务贸易

编者按:

CPTPP是一个开放程度高、涵盖领域广、参与国家多、地域范围大的区域性自贸协定,在多方面代表了高水平国际经贸规则的方向。加入CPTPP有利于我国有效参与全球贸易、投资和新规则体系的构建,有利于平衡中美经贸关系,有利于进一步推进国内改革开放。

中国法学会WTO法研究会邀请一批长期从事国际经贸规则研究的专业人士,通过本公众号推出CPTPP规则解读系列报告,欢迎读者持续关注并提出宝贵批评意见。联系方式: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漆彤教授,027-68753761,fxyqt@whu.edu.cn。

CPTPP规则解读之八:竞争规则

CPTPP的竞争政策章节从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两个方面入手保护市场竞争,规则涵盖竞争立法及其实施、竞争法实施中的程序正义、私人诉权、国际合作、消费者保护、透明度、强制磋商和争端解决的不适用等。总的来说,CPTPP提供了对市场竞争更高标准的保护,营造了更高水平的公平竞争制度环境,更有利于实现提高经济效率和增加消费者福利的政策目标,也更有利于扩大开放。

CPTPP第16章竞争政策在内容上涵盖反垄断政策和反不正当竞争政策两部分内容,从结构上包括正文(9个条款)、1个附件和1个换文,对竞争立法及其实施义务、竞争法实施中的程序正义、私人诉权、合作与技术合作、消费者保护、透明度、强制磋商和争端解决的不适用等作出了明确规定。一般认为竞争政策还包括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的内容,但CPTPP将这两个问题分离出去并专门以第17章加以规定,故本报告将不涉及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问题。CPTPP竞争政策章节主要内容如下:

1. 竞争立法及其实施。

根据CPTPP竞争政策章节第16.1条每一缔约方都有竞争立法和设置主管部门负责实施国内竞争法的义务。CPTPP在反竞争定义方面,采取了多数国家国内立法采纳的行为主义模式,要求缔约方都应当制定或维持国内法以规制反竞争的商业行为;在立法目标方面,规定立法目标为实现提高经济效率、促进消费者福利;在法律适用方面,条约在强调竞争法必须普遍适用的同时也允许在符合透明度要求的前提下基于公共政策或公共利益设置适用的例外;在竞争法实施方面,要求缔约方设置主管部门负责法律实施且不得基于国籍原因进行歧视。

2. 竞争法实施中的程序正义。

CPTPP对于竞争法实施过程中的程序正义有详细规定。

第一,被调查者享有知情权、获得律师代理的机会和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第二,负责调查的缔约方主管部门应当在合理时间框架内进行书面审查。

第三,缔约方应制定关于反不正当竞争调查的程序规则与证据规则。

第四,缔约方应为被处罚或被采取措施者就实体问题和程序问题提供国内法上的司法或仲裁救济。

第五,缔约方应当允许主管部门与被执行对象基于同意自主解决被控违反竞争政策的行为,但同时要求此类“自主解决方案”生效须经过司法批准或独立审判庭批准或经过一段时间的公众评议。

第六,缔约方主管部门立案时不必须发布公告。但立案发布公告的,主管部门应避免在公告中暗示相关主体或其行为违反了竞争法。

第七,认定存在违反的缔约方主管部门要提供法律和事实依据。

第八,要求缔约方保护商业秘密和其他秘密信息,但同时要保障被调查人及时获得必要的此类信息以进行充分辩护。

第九,要求缔约方主管部门向被调查人提供合理协商机会,就事实、法律和程序问题进行协商。

3. 私人诉权。

私人诉权是指当事人因某项行为违反国内竞争法对该当事人造成损害寻求救济的权利。此处的私人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法人。CPTPP认为私人诉权是对国内竞争法公共执法的重要补充,是保障公平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私人诉权既包括向主管部门申请立案的权利,也包括在主管部门的裁决后向法院或其他独立审判庭寻求救济的权利。

4. 消费者保护。

CPTPP认为消费者保护政策及其实施对于竞争政策有重要影响。它要求缔约方国内法必须规制欺诈和欺骗性商业活动,具体包括三种情况:对被误导消费者的经济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重要事实的不实陈述;消费者付款后不交付货物或不提供服务;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对消费者账户收费或借记。条约要求缔约各方应当在跨境欺诈和欺骗性商业活动、消费者保护执法问题上展开合作,且此种合作应尽可能通过消费者保护机构开展。

5. 透明度。

CPTPP强调竞争实施政策应尽可能透明,强调“APEC竞争与政策数据库”的重要性并要求缔约方维持和更新数据库中的信息;规定缔约一方应其他缔约方请求须公开国内竞争法的实施政策与实践以及实施的例外和豁免规定;强调竞争法终裁必须以书面形式作出并公布,裁决书应当提供裁决所依据的法律分析和经济分析。在CPTPP框架下竞争政策的透明度义务仅有两种例外,即保密信息例外和公布不可行例外。

6. 合作、技术合作、磋商和争端解决的不适用。

CPTPP规定了缔约方之间的合作和技术合作义务,强调缔约方之间应交换关于竞争“政策制定”的信息,并强调以适当的方式对竞争法“实施”问题进行合作,鼓励缔约各方分享先进经验并基于自愿开展包括培训和援助在内的技术合作。与此同时,CPTPP规定与竞争政策有关的争端下缔约各方有强制性的磋商义务,但争端不能诉诸争端解决机制。

这反映了美国的一贯做法和主张:竞争政策只能协调,竞争执法只能合作,国内竞争执法不受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的约束和限制。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相关内容从竞争政策章节分离之后,这一特征更为明显。这也说明,对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的竞争治理思路恰好相反,要求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企业必须受到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的约束。

来源:国际经济法评论,作者: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 全小莲

想免费咨询各类外贸投资法律问题?来中国贸促会“贸法通”平台--www.ctils.com